可不可以不受傷(【一度活成屍體的我,又死回來了】試閱)

在人前,我太習慣維持著自己開朗的形象,忘記了人都會有受傷的時刻,太自我要求,成為了我難以卸下心防的理由。「人能不能在受傷了之後假裝沒有這回事呢?」我這樣問自己。但答案是,不能。

太多時候人總是以為自己很堅強,在被挫折或創傷擊潰時會出乎意料的脆弱,而又因為看見了脆弱不堪的自己,覺得自己怎麼這樣沒用、沒有抗壓性,可誰知道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天大的打擊呢!

像我自己,我從來都以為自己是鐵打的心腸,刀槍不入,但在接受外界批評的聲浪時,我又顯得這樣膽小懦弱。我的心靈曾經很強壯過,強壯到以前學生時代在班上被誤會、被排擠,我都感覺沒差,我以為我會就這樣一路順順的下去,一直到老,我以為我能夠不被負面情緒所打倒,但我錯了。

我先是遭遇了研究所的落榜,我很失落。再來又遇到了創作上的打擊,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那些打著網路是言論自由所在地的大旗,實際上卻是充滿著酸言酸語的網路生態,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那些活生生的惡意,我不知道。

覺得自己明明只是想開心創作、貢獻社會,卻還要被一些見不得別人好的酸民眼紅,我感到既生氣又失望,2016年的「厭女事件」是讓我認識這個社會有多醜惡的第一步,再來有幾次,幾次的無心之過被人放大檢視,甚至是抹黑造謠想要來攻擊我,都讓我很不能接受,因為我以為社會上的人都是善良的(好的,我知道我這樣的想法著實很蠢)。

作為一個半公眾人物,我的心態仍舊像個素人一樣,我覺得自己很平凡、很普通,講的話也只是供大家笑一笑,沒有什麼影響力可言,我的創作都只是讓大家開心的一些小東西,不會淪為大家批判的事物,但事實卻不是如此。

我會收到一些私訊,警告我不要做這個做那個,我會收到一些來信,辱罵我叫我滾出創作圈,也會被一些留言直接指著鼻子責怪我為什麼講了他們不想聽到的話。是的,我生活在這樣一個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羞辱、被人恐嚇的環境中,我怎麼可能不受傷、不憂鬱?

這樣的我,是脆弱的,變得開始不相信別人,也不相信自己,把重心都擺在了妹妹身上,也因為重心全擺在妹妹身上的緣故,才讓我第一次在憂鬱的情況下,變得想要尋死。

雖然後來又成功的自我療癒了,但病根已經種下,只差最後一根稻草,就足以壓垮我這個笨拙而又不懂得保護自己的駱駝。

可不可以不受傷(【一度活成屍體的我,又死回來了】試閱) 有 “ 3 則迴響 ”

  1. 吓怎麼了, 最近沒有在追
    怎麼了??!沒有事吧? (嚇到誒)
    不管怎樣都加油 ,辛苦了一一一
    活着好累也還是請要活着啦。

    1. 沒事喔…嚇死了 ,還好是新書預售……
      也要說一下嘛ʕ´•ᴥ•`ʔ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