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鬆的來談談想要去死的感覺

我從小到大抗壓性滿好的,很多普通人會想要死(比如說被霸凌或是長得很醜)的時刻我都格外堅強。但現在的我越長越大,忽然感覺到很多事情都不太能控制,我就說具體一點好了—像是自己的膀胱和括約肌都不太能控制(也太具體)!我記得30歲那一年尿在床上時,我第一個想法是:「我是老婆婆~我是老婆婆~我是老婆婆啊啊啊啊啊!!」想要站起來狂奔大叫但是雙腿一軟就跪在地上,因為藥吃太重。不過那時有個小確幸,那就是我的枕邊人藥也吃很重,她應該是會夢到她飄在海上,有一點鹹有一點人情味,美夢醒不過來,惡夢也是。

括約肌的部分就先不要談好了,幸運一點的話你們趕得及在我活著時聽到便便噴發的故事(人家沒有想要)。

我現在的噩夢大約就是以每秒都會想到要怎麼去死的頻率在生活,以前的情趣是幻肢勃起,現在的情趣是吃白飯吃到我他媽小腹勃起或是大腹卻沒辦法便便。其實這是很病態的一件事,就算每餐都吃牛排也是很變態啦!想想台銘,他偶爾也是吃麵線的,老娘卻吃了兩個多月的白飯。其實我也很想吃麵線和一些臭豆腐之類的東西,但想想光頭也剃了,何不到街上吃白飯,滿有情趣的。但以現在這個天氣,我可能站在太陽底下不到半小時我的玻璃光頭就會燒燙傷。

我雖然想死,但是還是很怕痛的好嗎!(到底)

七月多有一天晚上我實在太痛苦了,忍不住又想要拿刀割自己的手腕,但痛苦之餘我的腦子還是浮現出我心理師的臉,想到她好不容易幫我克服了自殘這個行為,我拿著刀片貼緊在皮膚上,一邊落淚一邊不住發抖,然後在下一秒,我發誓這是我這一生中最幹的時光之一,我的貓太緊張了,竟然跳上來用手抓住我的右手,然後我右手的刀片就在我左手腕上劃了一刀…………馬ㄉ里不思議!WUNI(我的貓)你他媽幹你娘好心做笨事!!!看看你究竟做了什麼!

「你害你媽割腕衝三小!!!」很想這樣罵他,但想想刀片是我買的,刀的位置也是我自己架好的,ME!!!!天時+地利+人和+貓緊張,真的萬事俱備只欠東風。我覺得我和我兒WUNI都很白癡,後來我跟他道歉說「幹你媽我不會再割腕了啦!幹你媽勒幹!(結果只是一直罵到自己)」啊我就是他媽啊。

這算是一個超白癡的小軼事,如果我當時拿到是菜刀,我就靠著貓咪自殺成功了,告北七,金價係…真的是奉勸大家不要做這種屎事吼!然後我也不怕跟你們說為什麼我要自殘:

「因為內心太痛苦了,痛苦到心理承受不住,所以只好依靠感受身體的疼痛來解除心裡的疼痛。」

我想應該很多身心症患者可以了解我在說什麼,之前有病友來跟我說她想割腕但怕留下傷痕,結果我就叫她割在平常比較不會被看到的地方除非妳陰唇外翻…啊幹,我開玩笑的啦!怎麼可能跟她這樣說,這樣是性騷擾欸!(不是這個問題好嗎)

拎北很認真問她「妳是不是真的很痛苦?痛苦到想去死?」

她說對。

我:「OK,妳割沒關係,但記得慢慢割,喔對了妳生物有學好嗎?妳知道要怎樣避開血管ㄅ?尤其是大動脈~」我叫要她慢慢割的原因是因為人的皮膚很有限啊~這是很實際的問題,通常會自殘的人多半不是真的想自殺,而是即便非常痛苦但仍然努力的想要求生。這個時候當胖子最好了,面積比別人多可以拖得比較久,因為割到後來你真的會覺得「拎娘咧身體的痛楚不夠多餒~~我的麻藥勒~我的馬啡勒~」(我是感覺在割自己的時候很像在吸瑪啡,但老實說我也沒吸過嗎啡,總之就是一種舒爽的感覺啦!)

BUT!自殘有個很危險的副作用,那就是你永遠都覺得「不夠!」「這次明明也割得很多了!為什麼功效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好了呢?」是滴,身體已經麻木了、習慣了,心裡也習慣拿刀傷害自己的感覺、習慣了痛楚,接下來還想要追求更大、更多、更能制服自己的痛楚,所以拎北後來左邊大腿也整條報廢了,我如果現在去訂做比基尼會他媽的超潮。

我跟那位病友沒有說太多,我知道勸阻可能並不會有用,但我相信我的分享會很有用,因為我的過來人經驗告訴我、也告訴她,自殘到最後就像是窮到沒錢買大麻,於事無補又悲慘,在獲得快樂的部分,我們都很窮,SSS級貧戶!!!!!

其實得病到現在也沒想過要抱怨誰,只想痛毆我爸一頓而已。「當初叫你亂射!叫你亂射!」我只想死在牆壁上或胸罩上,並不想來到這個世界,你們他媽的有問過老娘意見嗎!沒有!我操你們祖宗十八代!就是因為你們祖傳三代這樣操來操去我們郭家才會有這麼多小孩!

啊小孩多了就必有腦殘,我就是那個腦殘—我的大腦生病了,沒有能力抵抗生物學理論對我的攻擊,我人很好笑是我的性格,躁鬱症是因為我的基因表現、躁鬱症變得這麼嚴重不是我人格有問題。想要做愛現在卻性功能障礙才是現在活燒屁股的最大問題!

我是泛性戀啦!本來跟誰都想做愛,大衛雕像也可以隨便啦!但現在隨著我把頭髮剃光,我覺得我那堆成一座小山的按摩棒、跳蛋、金龍寶塔和假ㄐㄐ們是不是也該放火燒掉了?ㄟ那個中元節到了沒啦!什麼?!一個月前就過了?!

看看躁鬱症患者的生活就是過得如此的飛快卻又如此的緩慢。

飛快是指日常該幹活、趴在地上挖貓屎的部分;緩慢是指身心都沒有力氣、只好躺在地上思考人生、尋找到底哪裡還有快樂的部分。

OK,回到最一開始,我們的標題是什麼?

『輕鬆的來談談想要去死的感覺』

如果你不能夠理解我上面打的那一大串,有兩種可能,要不你是文盲,要不就是我邊唱KTV邊打這篇文章害的。你就想像我可能這一晚還在跟你談天說笑,啊你隔天就從鄰居口中得知老子已燒炭升天的消息。我此時此刻淡然的面對死亡不是因為我什麼都不怕、什麼都不想管,而是因為我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,對,我現在80幾公斤,是不是不成人形?每天我都當成最後一天在活,所以我吃很多。

我是一隻豬,OK?

我是一隻努力呼吸的肥豬、努力照顧貓咪們的肥豬。

晚安了,我要滾去做貓飯了。

喔對了我的巴西龜今天不小心跌倒、翻不過來,那一刻,我覺得幸好我有活著。

我把我的阿龜翻了過來,罵了她一頓,好爽。

發表迴響